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资讯 >

美国海军陆战队放弃了陆战?打算“瘦身”后用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国际上最重要的军事动态,无疑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针对中国而裁军转型一事。和光鲜亮丽的文化宣传截然相反的是,被戏称为“四等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目前是一支架构落后、合成度低、机械化程度低的“大步兵”,其编制体制并不比1985年的解放军合成军高明。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又维系了独立航空联队、实质上承担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那样“第二国防军”的工作。

随着美国的总体国防预算愈加吃紧,预算有限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通过本轮改革认清了地位,正式放弃了常规陆战。同时,削减陆战兵力和航空兵力,增设导弹兵力的海军陆战队将更“名副其实”,未来将有力配合美国海军参与热点地区的介入/反介入作战。

未来的海军陆战队,类似于一个大的岸导营

更加名副其实的海军陆战队

3月2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发布了一份官方新闻稿,公开了未来10年的转型规划。在这份名为《2020-2030美国海军陆战队十年建军纲领》的改革规划中,美军海军陆战队详细描述了未来10年的“脖子以下改革”。该计划的目的是到2030年对抗中国和其他同行(大国正规武装力量)对手。

对于八股连篇不说人话的美军,这种直接了当的“force Desigh”,反应出文件的重要性

本轮海军陆战队大规模的“军改”,起始于2018年,在海军陆战队出身的马蒂斯规划下,美国各大军兵种开始准备改革转型,应对所谓的“大国竞争”国防战略目标调整。海军陆战队也开始初步研究部队的转型问题,到了2019年夏天,随着同样参与过费卢杰残酷巷战,深谙当前海军陆战队各种问题的戴维·伯杰海军上任陆战队司令,陆战队部队正式成立“军改转型小组”,开始就部队转型的目标和细节进行研究。经过一年的研究敲定,海军陆战队也在2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拉开了转型的序幕。

在《规划》中,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裁撤目前麾下大量的重型部队,如坦克、重型火炮等。海军陆战队计划削减目前全部3个海军陆战队师属坦克营,炮兵营从21个减到5个,步兵营从24减到21个,两栖载具连从6个减到4个,总共裁撤12000名人员,占目前182000名额定人员的6%,作战人员的10%以上。

美国海军陆战队有3个58车的坦克大营,但其中一个营不满编 图源:美国海军

在航空兵力方面,海军陆战队计划裁撤264鱼鹰(MV-22)中队、462重型运输直升机中队、469轻攻击直升机队(装备AH-1Z等老式武装直升机)等三个直升机中队。F35中队数量维持不变,但一个中队的机数从16架变10架,这意味着未来的海军陆战队的航空兵编制有较大的削减。

除了裁撤部队以外,现有部队的编制体制将会有新的改变,海军陆战队计划缩编目前的三三制步兵营和三三制步兵团,将步兵营缩小到一个“更容易依托远征基地(EABO)进行投送”的规模,同时加强杀伤力和信息化建设。

海军陆战队计划新增三个独立的远程火箭炮营,装备“海马斯”火箭炮,目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只有二个“海马斯”营7个连42台车,此外海军陆战队计划新编独立的导弹发射营,装备有人或者无人的导弹发射车用于区域拒止和岛礁夺控。根据海军陆战队的发展计划,在改革的末期,海军陆战队将编列21个导弹连。

在航空兵方面,海军陆战队的无人机部队规模也将扩大一倍,从3个中队增加到6个中队。同时还将增加一个中队的KC-130J加油机。

海军陆战队本轮激进的改革反映出美国海军陆战队对于21世纪前20年暴露出问题的集中反思和解决方案。长期以来,以“永远忠诚”为座右铭的海军陆战队是美军最强大的文化符号,但是文化形象上的高大威猛,并不能掩盖美国海军陆战队在21世纪遇到的严重问题。

从编制体制来看,今天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是一支步兵数量过大,架构落后,合成度低的“大陆军”。同时20年治安战争带来的“水多加面”问题,导致海军陆战队担负起大量独立单位,战时拆分配属用于维系基本的作战。总体而言,并不适宜于21世纪的高烈度战争和远程投送等任务。

反映到具体编制细节上,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地面作战最高战术单位是“师”,目前编制有4个步兵师,分别为3个现役师和一个后备师。三个驻外的现役师,每个师独自担负一个战略方向,如总部设在加州彭尔斯顿的陆战第一师,负责整个太平洋方向。

以美国第1海军陆战师为例,该师十分传统地编设了3个步兵团(陆战1、5、7团),同时非常夸张地下辖了一个4炮兵营的炮兵团(陆战11团)。这种极为传统的“三步一炮”步兵师编制和解放军1985年合成军下辖的步兵师类似。而在具体步兵陆战团的编制上,美军则保留更多的步兵:3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一个团部连。这种“大步兵主义”一直延伸到班,和目前世界上普遍的9人制步兵班不同的是,美军海军陆战队依然保留了3个4人小组组成的“传统步兵班”。

步兵过多、特种兵、装甲兵过少,导致马润追求更好的步兵班火力配置,本质上M27计划是海军陆战队架构落后的体现

和仍然保留庞大师级单位的俄军、解放军相比,美军的师反而拥有最多的步兵员额,是当前世界上额定员额最多的师级战术单位——陆战1师齐装满员可以达到1.7万人。虽然组织结构相对落后,不过美军的传统,就是用相对先进的武器和编制外载具武器等装备,弥补架构落后。从“沙漠风暴”行动开始,美军给每个海军陆战队步兵班都配发了“悍马”等载具,因此基本实现了部队的摩托化轻机械化,部分解决了海军陆战队的“机动”问题。但在合成建设关键的突击力量、炮兵、工程载具上,海军陆战队缺乏下沉编制和专用载具。

虽然陆战团“人人有悍马坐”,在至关重要的两栖登陆上,海军陆战队则未能实现机械化乘车突击。为了和陆军区分职能,美国海军陆战队常态化编设了大量AAV7两栖运输车,用于成建制运输部队上岸。但和我军05车族、俄罗斯BTR车族不同的是,美军AAV7的编制模式过于集中,而更接近传统意义上摩步单位集中编设的汽车连/营。

美国海军陆战队仅有2个两栖突击营,分别为:第2两栖突击营,上级单位是陆战2师和第2陆战远征军;第3两栖突击营,上级单位是陆战1师和第1陆战远征军。每个两栖营,下辖5个大连,每个大连下辖4个12车排的大排。这种200多两栖车的集中编制,证明AAV7的用法也接近传统的摩步旅卡车,只承担运输任务不承担突击任务,突击任务还是需要英勇的海军陆战队步兵独自完成。

庞大的AAV7车队,更类似于“卡车营”甚至“船团”

为了弥补这些合成化的缺陷,美军在师级层面上单独编设了大量独立单位,以陆战1师为例,该师独立单位有:第3两栖攻击营、第1轻装甲侦察营(轻装甲侦察营下辖18辆Lav-25)、第3轻装甲侦察营、第1战斗工兵营、第3战斗工兵营、第1坦克营(下辖4个连58辆坦克)、第1侦察营。这些常设在俄军、解放军旅团级别的单位,甚至军改以后集中在解放军合成营的专业,被美海军陆战队上调到师里,有维护训练能力不足,只能集中管理训练的原因;有继承冷战老编制的历史原因;也有新世纪以后独立增设的原因。

这种庞大但合成程度低的编制,带来了兵种结构不合理:步兵多,工程后勤特种兵、装甲兵少。这种极为传统的兵种营编制首先表现出来的缺陷,就是投送难这一问题。虽然海军陆战队标榜自己是“快反全球”的投送“急先锋”,但事实是,当前的编制体制并不适合全球投送。不管是海运司令部还是海军陆战远征军下辖的独立运输部队,都没有足够的运力,无法成建制投送海军陆战队战役战术单元,或者说浪费运力运送轻装的海军陆战队本身就是一种“犯罪”。因此,在常态化的作战部署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只能集中军属、师属武器,配属给一线的团营,用于维系正常合成化作战。

反映到具体的部署上,美国海军陆战队组建了三种为特定任务构建的诸兵种合成的战术单元,学名为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MAGTF),用于战斗部署。这三种单元分别是师军级战役战术单位陆战远征军MEF、旅团级战术单位陆战远征旅MEB和加强营级战术单位陆战远征单元MEU。其中,长期伴随“两栖戒备大队”的“陆战远征单元”,是一支下辖坦克排、空突排、两栖突击车排、工兵营为主的加强营。虽然“特遣战术单元”这种名字听上去光鲜亮丽,但如果我们举一个更加恰当的例子,那么配属了坦克排、航空部队的的MEU,从编制体制上和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配属了43军坦克团1营的42军126师376团没有任何区别。

MEU的本质,就是集中军、师火力配属一线单位,这并非是21世纪的指挥思路,也是解放军历次编制体制改革中一直着力避免的

海军的MEU架构落后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在过去10年美国对外介入中,海军陆战队已经不再是全球投送的第一选择。就在海军陆战队大量扩军的2003年,陆军完成“三叉戟”改革,新锐的“旅战斗队”引领全球编制体制改革。和海军陆战队“倾家荡产”才能凑齐一直像样的MEU介入力量相比,美国陆军拥有独立作战能力的“合成营”显然比美军陆战队更容易投送,同时效能也更高,这也反映在叙利亚战场上——在最讲究全球到达的叙利亚,美国陆军多个BCT先后前往北叙利亚进行多种任务,而海军陆战队则只有一个炮兵营参与了对“伊斯兰国”的围城战。

可以说,海军陆战队如今面临的问题,与1979年、1985年、1998年、2011年和2017年的解放军一样——该重的部分太重,不该多的人太多。美国海军陆战队目前的编制更类似于1998年中国“师改旅”以后,大量改编而来装备51辆坦克和36门老式火炮的“摩步旅”。当然,在漫长的朱日和演习检验中,拥有接近100个师旅级作战单位的解放军意识到了这些摩步旅的不足之处,并且在2017年脱胎换骨的军改中裁撤或转型了这些摩步旅。但对于兵力员额数量达到解放军一整个战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而言,随着美国经费的缩减,需要大量投资远程打击武器和下一代战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肯定无法和财大气粗的人民陆军比拼资源,没有足够的资源更换重要的下一代陆战载具。

比起“马润”麻烦的MEU,ABCT和SBCT更加方便投送

随着中俄陆军在热点地区构筑的部队已经开始构筑起针对美国陆军旅战斗队的优势,海军陆战队“壮士断腕”,最终放弃“坦克战”和大国的常规机械化作战,“不与旅战斗队争短长”,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这一点也体现在新海军陆战队司令去年7月的讲话上,“我们太重了,是在为另一场沙漠风暴而建造的……我们必须轻型化,面对中国的常规重型部队,我们不会打面对面的坦克战”,未来更为精简的两栖陆战队将更加“人如其名”,放弃传统的坦克战,专注于小部队全球快反,岛礁夺控、两栖投送和区域拒止等任务。

好钢用到刀刃上

正因为如此,海军陆战队本轮改革反映出该军种对于自己地位的新时代认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四等人”应该充当配合“一等人”(海军)作战的重要投送力量。

对于海军陆战队来讲,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陆战队如今面临“过于臃肿”这个问题,主要源于冷战结束三十年来海军陆战队对于自己定位模糊不清,而导致的转型失败。

历史上,海军陆战队从二战开始,就长期面临和陆军“职能重复”这一问题。在冷战期间,由于二战结束以后远东兵力不足,海军陆战队承担了在朝鲜战争独立扛起战线的任务,遭受了大量伤亡。随后,海军陆战队开始了战后第一轮扩军,达到3个师4个航空联队的规模。

虽然陆军出身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亲手操刀,把海军陆战队从“兵种”变成了由海军部下辖的“军种”,但由于越战爆发,以及苏联在冷战时代以机械化部队突击港口带来的潜在威胁,海军陆战队扩充独立编设了大量重型机械化单位。70年代,海军陆战队的坦克数量一度达到9个营476辆,用于在海空军火力支援下,强夺西欧地区被苏联强占的港口。这种庞大的组织架构也延续至今,成为今天3个独立坦克大营的由来。

在海湾战争期间,虽然设想中“登陆科威特”的战役规划未能得到实施伊拉克陆军就溃退了,但海军陆战队的机械化侦察营和独立机动反坦克单位在海夫吉等战役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冷战结束以后,失去主要敌人的海军陆战队开始谋划新一轮改革,将自身定位从辅助大部队登陆的先锋转型为“由海向陆”的全域作战多面手。1990年,随着苏联正式放弃对西欧地区的地面威胁,海军陆战队首先裁撤了大量的坦克等重型单位,将坦克数量由476辆M60A3坦克裁撤到224辆M1A1。

苏联解体以后的1992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发布《由海上进攻》一文,提出“由海向陆”转型概念,在这一理念下,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将研发先进的两栖战车,在未来船坞登陆舰、垂直起降战斗机和两栖攻击舰的立体投送下,拥有独自介入内陆纵深的能力。为此,海军陆战队开始研究AAAV等下一代两栖机械化装备,为后续转型做好准备。这些“由海向陆”项目随后就演变为我们今天熟知的MV-22、F-35B等产品。

20年前在军事杂志上的科幻产物,如今倒是基本上都实现了,虽然左下角那个东西最终是以中国05车族的形式列装在太平洋西岸

然而2003年“海湾战争”的爆发,彻底打乱了海军陆战队“由海向陆”的原定规划。2003年,正值美国陆军“三叉戟”旅战斗队改革兵力改编/裁撤,布什政府仓促决定对萨达姆全面攻势,急需大量兵力,导致美军抽调了大量海军陆战队“轮战”伊拉克与阿富汗。这一时期,海军陆战队再次扩充兵力,将3个陆战师的兵力补齐员额做到“齐装满员”,同时新增了预备单位的人数,采购了独立的战役级“海马斯”远程火箭系统,事实上充当了“第二陆军”。

可是,对于当时悍马都没有普及到班的海军陆战队来讲,第二陆军毕竟不是陆军。随后,在2004年爆发的“费卢杰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再一次承受了伊拉克战争中最大的一次伤亡,在一场“敌强我弱”的攻城战中,海军陆战队第一远征军在费卢杰打“糙仗”,大量步兵单位在缺乏装甲兵、炮兵掩护的情况下进城逐屋清缴逊尼派圣战分子。虽然费卢杰战役最终以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惨胜”告终,但是全球反恐战争的形式,迫使海军陆战队将有限的经费用于扩充维持老旧装备,“远征战车”等项目也因为形势的改变被迫取消。

虽然此前美军达成了将逊尼派军力调往南部对抗伊拉克军,但多个团宽大正面一字排开进城的“糙仗”,造成了海军陆战队严重的伤亡

在全球反恐战争于2011年告一段落以后,国际形势也发生了改变,海军陆战队也开始捡回在世纪初放弃的转型方案。但国际形势已大为不同,面对复兴的俄罗斯以及中国,海军陆战队发现即使某些新项目,如MV-22和F-35研制较为顺利,海军陆战队也无法“由海向陆”的转型——说到底就是海军无力独自打破敌军反介入体系,海军陆战队没有用武之地。

但由于F-35B配合“美国”级两栖攻击舰带来的崭新能力和职能扩充,海军陆战队在2016年以前,坚持了90年代延续至今的转型项目,在采购清单上也着重要求F-35B、“鱼鹰”等新锐系统快速入役。逐步变成了美国总统直接调动的“第二国防军”。如果我们在全球武装力量中找一个适合的例子,那么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地位更加接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毕竟革命卫队也是拥有独立陆航、航空力量的。

导弹多了,海军陆战队反而和革命卫队“殊途同归”

但是,海军陆战队毕竟是一支后勤训练维系需要依赖别人的力量,没有能力充当“小三军”,随着军事压力,尤其是太平洋西岸快速崛起带来的军事压力越来越大,海军陆战队也停止了21世纪“画饼”。在参与过费卢杰战斗的马蒂斯防长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戴维·伯杰上将的大力推动下,海军陆战队开始向“以支持海军远征作战,并为方便分布式杀伤和远征先进基地作战”为基础,正式成为海军杀伤链中的一支“辅佐力量”。

新时代的海军陆战队,将弥补海军“分布式杀伤”链条下“陆基机动导弹发射架”这一环节,在非全面战争和全面战争中,在“远征基地”支持下区域拒止中国。为此,海军陆战队还将建立三个“岸导”团21个发射连,装备JLTV底盘或者其他特车底盘构建的有人或无人NSM发射系统,在中国周边多个方向可以进行海上拒止和控制任务。

对于海军陆战队来讲,本轮改革以后,虽然马润失去了“小三军”地位,成为了海军的“附属”,但随着两栖戒备大队搭载F-35B,加上机动导弹发射营提供的前所未有的政治存在能力,海军陆战队在国内的地位还有所上升——想象一下,海军陆战队司令会把这些机动的导弹发射单元部署在什么地方?

对于海军陆战队来讲,这轮改革很快可能就会有用武之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四 (3月26日) 正式签署了由参众两院通过的《台北法案》。虽然法案尚未生效,但对于敏感的台海局势而言,这一方案无疑为对岸的宵小打了一剂“强心针”。在当前局势下,我们很难预言局势会怎样发展,但从美军今年以来的动向判断,为了配合白宫的“国策”,打出这张足以撬动全球局势的台湾牌,美国海军、空军蓄谋已久,从去年起调兵遣将,以在至关重要的5月,凑齐一支“前所未有的海空军战力”。而海军陆战队,无疑将在这场增兵中扮演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无论如何,蒙特祖玛的宫殿和的黎波里的海岸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海军陆战队终究还是要面对一个对方拥有航母与055的未来。